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65章:廉价儿女,不如金钱

  ‘啪!’的清脆的一个巴掌声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  一瞬间空气好像是凝结了一般,良久……顾烨忽然朝着顾洪峰用力的推了一把。

  脚步凌乱,顾洪峰身子不稳的连连后退两步,直到小腿碰在了沙发上,顾洪峰没有站稳便直接一下子跌坐在了沙发上。

  “爸!难道在你眼中,我跟姐比不上钱吗?啊!我们都是你的儿女,甚至连比不上这些冰冷的钱!”

  顾烨近乎嘶吼出声,双眸猩红的瞪着顾洪峰,像是一只奔跑在暗夜中的野狼,长着的獠牙中尽是凶狠。

  那一巴掌来的太过于突然,就在顾小曼的头顶响起,冷风从眼前刮过,吓的顾小曼不由的瑟缩了一下肩头。

  眼眸轰动,顾小曼缓缓回过头看着顾烨红肿的侧脸,以及因为强人而紧绷的下颌骨,在他就要再一次动手的时候,顾小曼忽然伸手一把拦住了顾烨的动作。

  “顾烨!”

  动作一怔,顾烨恍惚着转过头,对上顾小曼死寂的眼眸,顾烨眼中的火气瞬间像是被一场大雨熄灭了一般,整个人颓然的低下了头颅。

  “姐!”带着沙哑,顾烨不甘心的喊道。

  顾小曼摇摇头,整个过程并没有看顾洪峰跟刘亚楠一眼,伸手按住了顾烨攥紧的拳头,“姐没事。”

  “可是,他……”

  “你要是还当我是你姐姐,就听话。”

  冷冷的对着忌惮的顾洪峰瞪了眼,这个男人,到了这个时候,他一点儿男人样子都没有竟然躲在了刘亚楠的身后。

  平时一喝了酒就对刘亚楠又是打又是骂!现在真的出了事竟然拿刘亚楠当做盾牌!

  这个男人不配做男人!更不配做人家的丈夫,做人家的父亲!

  他就是个懦夫!

  冷哼一声,顾烨用力甩手,转身疯了一般的冲出了家门。

  顾烨正在气头上,顾小曼也不管此刻被吓得躲在一起的夫妻两人,跟着顾烨就跑到了门口。

  走到杜时衍身旁,顾小曼抬头看着他,“大叔,我……”

  没有等她说完,杜时衍已经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额头,“去吧。”

  “嗯!”重重点头,顾小曼便推开门冲了出去。

  看着关闭的房门,杜时衍转身走回了客厅。

  依旧是坐在原来的位子上,在顾洪峰跟刘亚楠警惕的眼眸中,两手交合的用手肘的撑在膝盖上,微微敛眸的看着两人。

  “我要知道关于顾小曼领养前的所有消息。”

  领养前?

  顾洪峰跟刘亚楠眼眸中惧是一颤。

  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杜时衍已经肯定了心里的想法。

  什么顾小曼八字旺人,都是用来掩盖他们夫妻领养顾小曼的最真实的初衷。

  他们一定有更加不为人知的原因。

  所以,他要问清楚。

 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,杜时衍的表情随之冷沉几分。

  “你们为什么会领养顾小曼?”

  两人尴尬的笑了笑,努力的维持着自己表情的淡然,“我们之前不是说了嘛,是那个丫头跟我的八字合!她旺我,我是为了推一把的时候能够多赢点才会领养的她!”

  这个解释很是复合顾洪峰现在赌徒的人设,可是事情真的就这么简单?

  一个赌徒,家里一点儿相信灵异,一定儿求财问道的定能迷信物品都没有,他竟然说领养顾小曼是因为命格里面来说顾小曼旺他!

  这种解释,简直不堪一击。

  嘴角紧抿,杜时衍忽然冷笑一声,重新掏出支票再一次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,然后交到了顾洪峰的手里。

  “说吧。”

  看着智商的数字,500万!五百万啊!

  这是他一辈子都不敢想的数字,可是杜时衍动动手就能够随意的写下这个数字。

  看着杜时衍胜券在握的样子,就好像是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  想到他刚才对于顾小曼的那个重视程度,心里的贪婪之虫又在蠢蠢欲动。

  嗦了下侧脸,顾洪峰冷笑着问道:“杜总,看来你对我们家小曼很是关注啊。”

  杜时衍脸色一沉,似乎已经料到了什么。

  不可置否的耸耸肩头。

  有了他的回答,顾洪峰心里蠢动的欲望再也无法克制了。

  “那我这五百万是不是太少了?”说完,顾洪峰默默的收起了桌上的支票,随即说道:“想要的秘密不是不能说,但是要看这个价格是不是值得我说出口。”

  手指紧握成拳,杜时衍满脸的杀意,像是下一秒就会将面前的人撕成了碎片。

  “你在威胁我?”

  杜时衍就像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王者,令人全身都不由的颤抖了起来。

  心里的恐惧被无限扩大,面上的故作的冷漠也逐渐露出了破绽。

  不安的吞咽一口,一旁的刘亚楠也赶紧伸手想要克制顾洪峰接下来的话,可是顾洪峰有几个尝到了甜头,不能再这么轻易的收手了。

  “杜总,这不是威胁,既然是秘密,就得需要花费一些经历才能够换取不是吗?”

  说完,杜时衍的眼中依旧是冷厉扬起,嗤笑一声,杜时衍点了点头,随即一把掐住了顾洪峰正要收回支票的手。

  微微用力,顾洪峰便疼的龇牙咧嘴的吼道:“放开我!放开我!你……你要做什么!”

  眼底满是杀意,杜时衍的动作越来越重。

  一面是断骨的痛,一面是金钱的诱惑,顾洪峰矛盾的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可是一旁的刘亚楠却看不下去了,立马跪下身,两手死死的抓着杜时衍的手腕,“杜总!杜总,我们知道错了!说,我们都说!”

  猛然松开手,杜时衍用力一甩,顾洪峰已经疼的额头不断冒着冷眼了,连连倒吸着冷气,

  “是……是……是……”

  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,杜时衍眼中带着浓烈的杀意,“快说!”

  刘亚楠吞咽一口,眼底有火气涌动着,可是却只能强行压制下来,“我……我们领养小曼是因为她……她的身世。”

  “身世?”杜时衍凛眸。

  “是!”刘亚楠点头,“这件事情要从二十五年前说起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