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70章 一个绝妙的好主意

作品: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|作者:八刃贤狼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4 18:08:47|下载: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TXT下载
  卧槽!

  李天宇居然在泡妞。

  王亮记得李天宇一直都喜欢泡妞,但是因为“基本功”不扎实,又有眼高手低的毛病,战果十分惨淡。

  而且看样子,还真的泡上了

  这可真是稀奇了。

  不过回头一想,先不说李天宇本人有什么变化,现在身份已经是酒吧老板了。

  而且这酒吧可是在五里屯地区,妥妥的黄金地段。

  虽然王亮不知道李天宇能赚多少钱,但是少不了是肯定的。

  这样的条件,小姑娘们还不争先恐后地往上扑?

  再看那姑娘长得相当好看,穿着也很XING感。

  七八分左右,妥妥的。

  其实这姑娘倒不是别人。

  正是四朵……不对,是三朵金花之中的琪琪。

  李天宇自上次跟琪琪聊了两句,便也算是熟络了。

  这不,正给人看手相呢。

  李天宇摆弄着琪琪的手说:“唉哟,你看,你这里有一条断手纹,这个了不得啊。”

  琪琪花容失色:“断手纹?我听说有这种掌纹的命不好。”

  李天宇哈哈一笑:“不然,不然,琪琪你有所不知,俗话说得好,男儿断手打死人,女儿断手不求人,你这可是好掌纹,说明有福气。”

  “再看你这下边,明显有一条十字纹,那就更好了,手有十字纹,走遍天下不受贫。”

  “你这手形也是极品中的极品,手掌肉多肥而厚,荣华富贵样样有,手上皮肤软而嫩,安闲快乐好得很。”

  琪琪笑了起来: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的命还挺不错的喽。”

  李天宇:“对啊,你遇到了我,不就证明命很好嘛,所以咱俩要多进行交流,更深入的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李天宇抬头看到了王亮。

  李天宇:“琪琪,不好意思啊,我朋友来了,回头咱们再接着交流。”

  说着,李天宇便站了起来,把目瞪口呆的王亮拉走了。

  王亮回头看了一眼琪琪:“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?”

  李天宇摆摆手:“没事,煮熟的鸭子飞不了。”

  李天宇把王亮拉到一个散台坐下,又找了个服务员要了几瓶克罗那,外加小吃拼盘。

  两人就开始随意地聊了起来。

  王亮对李天宇是怎么把这家酒吧开起来的非常好奇。

  李天宇也没办法解释,只是说开酒吧这件事已经准备了很久了,而且还跟亲戚借了一大笔钱才做成。

  王亮也理解,在帝都做生意需要很大的本钱,不借钱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李天宇又问了云光科技的近况。

  王亮:“还是老样子,没什么变化,不过咱们做的那个项目可能要黄了,也不知道项目组会怎么办。”

  李天宇:“只要不被裁就是好的。”

  王亮拿起啤酒瓶喝了一口:“这可难说了。”

  王亮的担心不无道理,现在国内的经济形势不好,每况愈下,各行各业的大规模裁员已经算不上新闻了。

  王亮又说:“本来我都找好退路了,不过时运不济,那边也快要黄了。”

  李天宇怔了怔:“怎么这么惨啊?是什么公司?”

  王亮:“倒也不是公司,是电子工厂。”

  李天宇:“电子工厂?做什么产品?跟富士康差不多的那种?”

  王亮:“对,差不多,基本什么都做,电子主板,代工组装之类的,我一个亲戚,就是我表哥,在工厂里上班,是业务主管,本来想让我过去帮忙,谁知从今年年初开始,订单量就降了,现在工人的工资都要开不出来了。”

  李天宇:“现在经济形势不好,订单下降倒也正常。”

  王亮:“倒不是说找不到订单,主要是那工厂的设备太落后了,现在电子产品更新换代有快,大部分的订单都没办法做了。”

  “不瞒你说,我那表哥是专门拉业务的,这方面的人脉相当广,眼光也不错,他几年前就提议要更新设备,那个时候工厂还是利润挺好的,如果听了他的,那现在也不至于这样。”

  “现在是进退两难,想更换设备,没钱,想转型,更没钱……”

  李天宇:“倒也是,更换设备,更新生产线,肯定需要大笔的资金。”

  王亮没有注意到李天宇的情绪变化,自顾自地说:“现在那工厂是回天乏术了,听我表哥说,老板已经在寻找买家,准备转让出去了……”

  李天宇:“转让?会有人收吗?”

  王亮摇了摇头:“我估计够呛,现在那里就是个烂摊子,几百号工人都等着养呢,新订单又接不到,就算有人要,估计也卖不了多少钱。”

  李天宇点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他现在有商业精英的能力,基本的判断,那工厂是不容易找到人接手的。

  “来,喝酒。”李天宇拿起酒瓶子,正要跟王亮碰一下,却突然停住了。

  王亮:“怎么了?傻啦?”

  李天宇摆摆手。

  有一个念头在李天宇的脑海中浮现,不断徘徊。

  他正在琢磨着一个主意。

  如果那家工厂,还有他那个表哥,真像王亮说的那样,那这个主意似乎还有一定的可行性。

  但是,还要看具体情况。

  李天宇便说:“对了,明天是周六,你加不加班?”

  王亮:“项目都要黄了,还加什么班?你要干啥?”

  李天宇: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明天你能不能带我去那工厂参观一下?”

  王亮很爽快:“当然没问题,一会儿我约一下我表哥,让他接待咱俩。”

  第二天,李天宇开车去接王亮。

  当王亮看到李天宇的保时捷卡宴,瞪大了眼睛。

  这哪里是鸟枪换炮嘛,完全就是直接升级成了导弹!

  不过回过头来一想,王亮就释然了。

  都在五里屯开上酒吧,当上老板了,开一辆保时捷那不是很正常的嘛。

  李天宇带着王亮就驶往南郊。

  那家工厂其实并不在帝都区域内,而是在北河省与帝都南部的交界处,一个叫廊州的地方。

  工厂建在这里,当然是有优势的。

  首先一点,交通很方便。

  不仅有高速直达,还通了城际铁路。

  帝都新建的国际机场,也在这附近。

  再有,那就是地价便宜,税收也有减免。

  廊州市政府为了吸引投资,给了不少优惠政策,也算是减轻了企业主的压力了。

  两人边开车,边聊,一个多小时便到了廊州。

  王亮给李天宇指路,驶进了廊州市经济开发区。

  这里规划得不错,没有太高的楼,天空很蓝,视野很开阔,道路宽敞整洁。

  两边基本上都是各种各样的工厂和企业。

  不一会儿,王亮所说的工厂就到了。

  周六工厂停工,大门是关着的。

  李天宇将车停了下来,看了一眼工厂门口的牌子——佳鑫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这名字普普通通,倒不像是一家工厂。

  王亮下了车,给他表哥打了电话,通知他来开门。

  片刻之后,一名男子小跑着从里面的办公楼出来了。

  这个男的名叫陆辉,正是王亮的表哥了。

  陆辉把大门打开,李天宇将车开进了院里。

  说实话,陆辉不知道王亮带着李天宇是干什么来了,他也没问,只当对方是随便转转玩玩。

  这家工厂企业园区面积可真不小,除了一幢五层高的办公楼外,还有两间厂房。

  而且还有一些空地,应该是厂房建筑预留的区域。

  令李天宇吃惊的是,这里居然还有研发部门。

  之前还发布过一款自有知识产权的行车记录仪。

  名字很厉害——大眼王。

  那产品当时性能不错,曾经在国内红极一时,只是后来更新换代没跟上,很快就在市场上消失了。

  在园区内转了一圈,三人就去了办公楼内的一间会议室坐着聊天。

  对于一个做业务的人来说,陆辉的话并不算多,有点言简意赅。

  不过,李天宇看得出来,这哥们儿说话很有条理,逻辑清晰,是个能力很强的人。

  李天宇甚至觉得,陆辉在这家小工厂里,有点屈才。

  李天宇:“我听说,这工厂要转让给别人?”

  陆辉叹了口气:“没错,老板正在找下家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。”

  说到这里,陆辉的表情很失落,似乎对这里很有感情。

  据陆辉自己说,他在这里干的时间非常长,有七八年的时间了,要说让他离开,还真是舍不得。

  李天宇:“你们老板想卖多少钱?你知道吗?”

  陆辉犹豫了一下,似乎在想这个要不要告诉别人,但似乎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  “他想卖三千万块软妹币,我估计够呛,设备太旧了,不更新换代很快就被淘汰了。”

  “如果有接手人的话,他需要将更新产品线的资金考虑进去,需要再追加几千万。”

  几人正说着话,走廊传来了说话声和脚步声。

  似乎有几个人往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陆辉:“应该是老板来了。”

  王亮:“我们要不要回避一下?”

  陆辉摇了摇头:“没事,他们应该是去老板办公室。”

  老板办公室就在会议室对面,他们几个果然进去了。

  这家企业的老板名叫彭健柏,五十岁左右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愁的,脑袋已经全秃了,是个大光头。

  另外两个人,一个叫谢向东,也是五十多岁。

  另一个叫谢涛,很年轻,是谢向东的儿子。

  谢家父子是过来跟彭健柏谈生意来了。

  不是要在这里下订单,而是有意向收购佳鑫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然而,彭健柏却没什么笑模样,看着谢向东的眼神,就像看着仇人一样。

  其实谢向东也是一家电子制造企业的老板,名为谢氏科技集团。

  这名字听起来就很牛批。

  事实也确实如此,谢氏科技集团的规模要比佳鑫大上一些,而且就建在佳鑫的隔壁。

  两家企业的业务范围一样,是完完全全的竞争对手。

  换句话说,谢氏科技集团就想要吞并佳鑫,把规模做得更大。

  谢向东呵呵一笑:“老彭,你就别挣扎了,俗话说得好,识时务者为俊杰,激流勇退才是相当明智的嘛。”

  彭健柏冷哼了一声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吗?你就是想要这块地皮,还有许可手续。”

  谢向东:“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,你这工厂本来就剩个空壳子了嘛,就凭你现在那些订单,能撑多久?三个月顶头了!你想过后果吗?到时候几百号人都得喝西北风!”

  谢向东说得很现实,彭健柏也无法反驳。

  彭健柏根本就不想将工厂卖给谢向东,之前两人发生过不少冲突,有时甚至差点打起来。

  卖给他,就等于认输了。

  谢向东:“老彭,我知道你不想卖给我,但是除了我,谁还能看上你这间破工厂?”